张文中案改判无罪意味着什么

  像张文中自己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开始,是接下来一系列冤错案得以平反纠正的开始?!?/p>

作者:本刊记者 郑嘉璐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6-07 收藏
  “我还是那个勤勉且充满狼性的我。这么多年冤狱并无怨天尤人,始终相信正义必胜,即便在狱中也没有放弃成长,看了几百本书,取得了一些科研成果,在狱中遇到一些年轻人也尽可能地给予了帮助?!?/div>
  今年2月的亚布力论坛上,出狱后的张文中发言隐忍得体。他感慨:迟到的正义依然无比珍贵。现场包括柳传志、马云、俞敏洪在内的多名企业家起立致敬。
  2018年5月的最后一天,最高人民法院对物美创始人张文中诈骗、单位行贿、挪用资金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张文中无罪。
  虽然正义迟到了,但终究还是来了。
?
  入 狱
  张文中是中科院系统科学研究所的博士,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后。
  1994年,他放弃学者的身份,在北京开设了第一家物美超市。一家规范的现代超市的诞生,除了令消费者欣喜之外,也快速地进入了扩张通道。披露于2003年的物美招股书显示,其2001年到2002年的营业收入增长了59.1%,净利润增长了75.6%。
  2003年,物美成为了第一家进入香港资本市场的民营零售企业。上市之后,物美便以一种摧城拔寨的姿态出现在大众视野,先后收购了美廉美超市、控股宁夏新华百货、浙江供销超市等,曾一度成为我国最大、发展最早的现代流通企业之一,京津冀地区最大的商业零售企业。
  就在外界将物美比作“明日沃尔玛”时,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让张文中缺席了物美七年之久,物美也错失了零售业变革的大好机遇。
  2006年11月12日,张文中接到中纪委通知,要求其协助调查。在这一天,张文中正式离职。一个月后,因涉嫌行贿、挪用公款,张文中被河北省衡水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2009年,张文中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单位行贿罪、挪用资金罪等判处有期徒刑12年,罚没50万元。
  张文中被调查后,物美停牌长达10个月之久。这期间,物美的资本市场融资能力基本丧失。物美与花旗集团已敲定的8600万美元的股份配售协议,在张文中辞任董事长后,即宣布告吹,并购江苏时代超市的计划也告落空。
  服刑期间两次减刑,2013年2月,张文中终得刑满释放。
  不平则鸣。出狱后,张文中开始了平反之路。2015年12月,河北省高院驳回了他的申诉;第二年10月,张文中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去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该案于今年2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
  直到5月31日,最高法宣布了改判结果。
  张文中一案,就像张文中自己在亚布力论坛中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开始,是接下来一系列冤错案得以平反纠正的开始。 ?
?
  错案何来?
  张文中案再审改判之后,人们最大的疑惑在于,这起错案是怎样形成的?
  在那封 《给40年的信》里,张文中说:“如果没有对司法公正的干预和影响,公、检、法任何一个机构都不会做出对我的原审判决,不会形成这样一个非法律人士都可以看出错误的重大冤案?!?/div>
  司法是否受到了干预,只有官方的调查具备说服力。如果想搞清楚这起冤案形成的原因,再审判决书是最重要的突破口,它至少能够提供法理上的启发。再审判决书中,张文中的三条罪名被全部纠正,其中诈骗罪和单位行贿罪是因为“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挪用资金罪则是因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仔细比对再审与原审两份判决书,最明显的不同是对企业“非常规行为”的认定。原审判决倾向于把这些打破常规的做法视为犯罪的证据;而再审判决则将其认定为“违规行为”,不能当作犯罪处理。
  梳理发现,在张文中三条罪名的事实认定部分,都存在一些违反规定的操作。比如在诈骗罪部分,物美集团以国企下属企业的名义申报补贴资金,程序上并不规范,后期还存在签订虚假合同、将贷款用于日常经营等违规行为;在单位行贿罪部分,物美集团给予赵某30万元好处费,这违反了国家规定,在经济活动中账外给予国家工作人员手续费;在挪用资金罪部分,泰康公司将4000万元借给与物美关联的卡斯特投资咨询中心同样违规。
  这里的核心问题是,对于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的行为,能够认定有罪和处以刑罚么?按照罪刑法定的原则,答案是否定的。
  就以本案中的单位行贿罪为例。2002年,张文中通过国旅总社总经理办公室主任赵某向国旅总社负责人明确表达了收购股份的意向。张文中请赵某提供帮助,并表示事成之后不会亏待赵。经过多次谈判,物美集团与国旅总社就收购股份达成一致,在张文中的安排下,赵某得到了30万元。
  张文中的行为该怎样认定?原审认为,张文中的行为构成了单位行贿罪。但再审判决澄清的事实是:物美集团在收购过程中,不存在排斥其他买家、取得竞争优势的情况;双方的交易没有违背公平原则,物美没有获得不正当利益,国旅总社的利益也没有损害;赵某在股权交易过程中仅起到沟通联络作用,没有帮助物美集团不正当获益。
  根据刑法规定,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或者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回扣、手续费,情节严重的,构成单位行贿罪。最高法认定物美集团的行为尚不属于情节严重,依法不构成单位行贿罪。
  这样违规但不构成犯罪的情况,在这起案件中多次发生。张文中案之所以能够改判无罪,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最高法对这个问题做出了澄清。
?
  “标杆”的作用
  毋庸置疑,张文中案再审改判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案件本身。作为一起重大涉产权经济案件,张文中案的平反一定会起到“标杆”的作用。
  “标杆”有两个内涵。一是同类型冤假错案平反的标杆,二是企业家产权?;さ谋旮?。
  先来说同类型冤假错案的平反。在今天看来,过去民营企业的许多行为确实不符合规定;但放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看,民营企业又有自己的苦衷。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的负责人在讲解张文中案时说:“一些地方一段时期内确实存在对民营企业不公平、不合理对待的现象,给民营企业的经营发展设置了不少门槛,一些民营企业家为了寻求企业发展,不得不采取了一些不规范的行为?!?/div>
  依然以张文中案为例。原审判决之所以认定张文中犯诈骗罪,一个重要的依据是物美集团以国企下属企业的名义申报了国债贴息补贴。原审法院认为,民营企业不属于国债贴息资金的支持范围,所以物美的行为相当于隐瞒了自己的民企身份,是在骗取资金。
  实际上,有关部门在1999年下发的政策性文件中,并没有明确规定民营企业禁止申报。原审法院作出那样的判断,是因为从结果上看,这些项目最终都投向了国有企业。再审判决就认定,物美集团有申报国债贴息补贴的资格,在它2002年进行申报时,民营企业不平等的地位尚未彻底改变,物美集团以国企下属企业的名义申报,与这一特定历史背景不无关系。虽然在申报和使用资金方面存在一些不规范的行为,但张文中没有骗取国家资金的故意和行为,因此不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张文中案的改判释放了一个信号:与张文中有类似经历的民营企业家们有了洗刷罪名的机会。比如与张文中案同时宣布再审的顾雏军案。据报道,顾雏军案的庭前会议已经结束,很快也将开庭审理。而在张文中、顾雏军之外,还有许多因为涉产权经济案件而锒铛入狱的民营企业家。张文中案提供了一个范例,其他案件重启再审程序时至少要参考以下两条经验:第一,对于民营企业的这些违规做法,司法机关应该严格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不能把一般的违法违规行为当作刑事犯罪来处理;第二,法院判决要考虑案件的时代背景。
  来看一个较为常见的例子。过去,许多企业都争着“戴红帽子”。所谓“戴红帽子”,是指民营企业挂靠国有企事业单位发展,比如说明明是私人企业,却注册为“集体企业”?!昂烀弊印贝魃弦院?,企业虽然会受到主管部门的许多束缚,但也可以得到贷款、项目划拨方面的好处。
  这种方式存在巨大的隐患。民营企业家从自己的企业取钱本十分正常,但如果企业注册为集体企业,企业家再从账上拿钱就变成了侵吞集体资产的行为。类似的情况导致了许多涉产权经济案件,如果单纯从法理上分析,企业家的行为的确是违法违规的,但是放在那个时代背景下,“戴红帽子”是民营企业的普遍行为,法院不应该用当前的标准来审判过去的行为。
  张文中案的另一个意义是国家对民营企业家个人产权的?;?。
  在最高法宣布张文中案即将再审的同一天,其官网刊登了题为“坚决落实中央产权?;ぶ贫?,严格依法审理产权纠纷案件”的报道;五天后最高法又发出通知,要求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
  可见,这起案件的再审不只是个司法问题,更具有鲜明的导向—它对提升中国企业家的信心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在得知张文中案的再审结果后,联想董事长柳传志说,张文中得到平反,他不仅为张文中高兴,还为自己高兴。
  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主体,民营企业充满活力,国家经济才能健康发展。在民营企业的经营过程中,企业家常常需要突破规则的限制,进行大胆的尝试。如果有企业家因为灵活变通、勇敢尝试被判刑,他们创新的积极性就会遭受重创。另一方面, “有恒产者有恒心”,只有企业家的产权得到法律充分的?;?,他们才敢于放手经营企业??梢运?,张文中案的再审,让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最高法的负责人说,张文中案件的改判,让广大企业家看到了党和国家依法?;げê推笠导液戏ㄈㄒ娴募岫ň鲂挠胧导市卸?,营造了企业家健康成长的环境、发挥作用的空间,也将增强企业家的人身和财产财富安全感,使广大企业家能够安心经营、放心投资、专心创业。
  再审前后,张文中没有停止商业的探索,他开始为物美的下半场谋局布子。如今,张文中作为生鲜O2O电商,投身到用技术促进中国零售的革命当中,并计划将物美再次带入“张文中时代”。
版权声明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www.iubeos.com 本刊及官网(南风窗在线)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广告、商标、商号、域名、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信息等)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究。

合作垂询电话(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陈小姐或(8088)南风窗办公室

--
文章得分:
评分:
368| 719| 710| 284| 470| 246| 967| 780| 914| 760|